焚心劫

祁寒大粉头

【索谱】囚哀?求爱!(车扩写)


*这是一辆被各种事拖了好久的车,也是没上路差点就报废了的小破车。
*AOB向,bg车,慎入,虽然动画里给谱尼的设定是可爱的蓝孩纸,但是根据原作者的设定谱尼是女性,所以是bg车。
*如果你们想看bl车我可能会抽个时间写?(放心吧,没这个时间)
*第一次写ABO,经验不足,bug很多,大家凑合着看吧……
*好了没屁放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接下来放下原文链接!http://qingfengzilai714.lofter.com/post/1f61dca3_eea55a9f

然后让我们at一原作者!~o(〃'▽'〃)o @暴躁妮酱卖小孩♡

最后链接在评论区掉落,注意查收!

【原创】孑然妒火·一个人的捉迷藏

*以梦境为基础改编的文,跳跃度大,外加有各种隐喻,观看起来有点混乱,特别最后一部分的心理知识都是瞎扯,慎入。
*黑化致郁风,微病娇,百合向,慎入。
*写这篇文的初衷是记录梦境,发表也是为了保存,所以不喜勿喷。
*搭配BGM《孑然妒火》食用更加。(BGM本家是初音未来,个人推荐96猫版本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序:
好讨厌你们啊
好想彻底离开这个世界
她出现了
像梦那样美好
开心地跳吧
忘记一切
杀啊,杀了他们
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了吗
不行呐,要和我在一起
这样就好了
你会一直看着我了
只有我
哈哈哈哈哈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一』
晴空万里,温暖的阳光撒在大地上,撒在忙碌人群的脸上,一切充满了生机,世界如此祥和美好。然而,在阳光照耀不到的那些地方,正显现出人性深藏的黑暗。
“贱人!说,是不是你打的小报告?”在学校阴暗的角落里,有一群人把女孩包围着,里面那位穿着黑上衣,趾高气昂,面目狰狞的女生,是这个小团体的“首领”,此刻的她正对墙角蜷缩着的女孩拳打脚踢,而女孩只敢低声啜泣,默默忍受身上源源不断地痛感。
“成绩好一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啊?”黑衣女生狠狠地抓起了女孩的头发,迫使她抬头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勾引老师,要不是你这张浪荡的脸,你哪来今天这份成绩?嗯?臭婊子,我呸!”黑衣女啐了口唾沫在女孩脸上,又重重地把女孩的脑袋按在坑坑洼洼的地面,地上的碎石沙烁嵌入了女孩的额头,豆大的血珠滴落在地面,女孩再也忍不住,“啊”地尖叫一声。围着的若干人兴奋地笑了起来。
这些响动也终于使得行路匆匆的学生们驻留,然而他们也只是好奇地看了一眼,又继续忙着
自己的事情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他们只需要学习,只需要成绩,其他的,与他们毫无干系。
女孩绝望了,大声痛苦,眼泪在她脸上纵横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她明明只是在好好学习,得到了老师的器重,却招惹了这么多的祸害……她明明只是性格内向,不善言辞,却被室友诬陷,被全班孤立……她明明那天在办公室差点被老师侮辱,现在却被别人一口咬定她勾引老师……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啊,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罪人!
女孩渐渐地止住了哭声,抱作一团,任由她们对自己施虐。已经不在乎身上的疼痛,身体开始麻木,女孩闭上眼睛,坠入黑暗的深渊……不知身在何处,女孩眼前都是黑暗,她什么都看不见,甚至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,仿佛自己也融入进这黑暗里,只有心口那里撕裂般的疼痛,证明自己还活着。
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只过了几分钟,也许经历了一个轮回,女孩感觉自己的脸被一个冰凉的物体触碰着,睁开眼,她看见了一束微弱的光,破开了重重黑暗。她伸出手,抓住了那束光……但其实,光已悄然从指缝溜走。
女孩被拉回了现实。她看见了一个人,逆着光,看不清脸,但女孩知道,这个人很漂亮,那是一种,熟悉的美。刚才还在自己身边拿她出气的人早已不知所踪,只看到眼前的人对自己伸出手。
来吧,一小步,一小步,来这边吧。
女孩也伸出手,握住了“她”。这是她们的初遇,也是命运的转折点。

『二』
很久以前,有个小房子。小女孩背着新买的书包,哼着妈妈经常唱的童谣,一蹦一跳地在羊肠小道上,头上被红绳束起的马尾,也随着上下飞舞。回到家中,女孩跑到厨房,扑进了妈妈的怀里,像只小猫一样撒娇,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微笑地看着母女俩。而后,他们坐在饭桌前,共进晚餐,食物不算美味,却充满家的味道。吃着吃着,女孩兴奋地对父母讲着学校的趣事,一会儿又听着爸妈你来我往地拌嘴,时光,仿佛定格在了这里。
不久后的一天,一只狐狸溜进他们家。爸爸喜爱这只狐狸,女孩讨厌这只狐狸,妈妈憎恶这只狐狸。 后来,狐狸用皮毛蒙住了爸爸的双眼,咬死了妈妈,又将利爪伸向女孩。
再后来……
女孩被踹门声惊醒 ,猛地坐起来,还未从梦境抽离,便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,紧接着是脸上火辣辣地疼痛。女孩捂住被打的左脸,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醉醺醺的男人,男人被盯得更怒,直接一脚踹在女孩的胸口,雪白的睡裙留下了一个污黑的鞋印。
几分钟后,男人跌跌撞撞地走出女孩的寝室。而女孩衣衫凌乱,捂着胸口跪坐在地上,露出雪白的手臂,上面满是淤痕,或青或紫,旧伤未愈,又添新伤。
“疼吗?” 房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,声音很轻,但在死寂的寝室里格外清晰。女孩的脸被一只惨白的手给托起,眼睛印入一张熟悉的脸。女孩微微地笑了,她并没有惊讶或害怕于眼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,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应当,女孩清楚“她”的想法,就好像,她们是天生的一对,又或者说,她们本是一体。
女孩并没有回答,任由“她” 冰凉的手在自己脸上摩挲。“肯定很疼吧。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,难道,你就没有想反抗一下吗?”女孩木讷地看着“她”,张嘴想说什么,却又什么都说不出。“她”也不着急,捧起女孩的手臂怜惜地用脸蹭着,像对待什么珍宝般小心翼翼。
“想。”
“……真乖。” 奖励地亲吻了一下女孩的手背,“她”嘴角上扬,慢条斯理地帮女孩整理衣服,“走吧,我带你去看花海。”女孩被拉了起来,牵着手“她”的手,走出房门。
熟悉的黑暗,紧接着是狂风猎猎作响地声音,似有无数个亡灵饱受折磨,发出痛苦的嘶吼。骤然沉寂,灼目的红蹿入女孩的眼中。“她” 带着女孩来到了一片开满曼珠沙华的地方,猩红的花随着微风摇曳,没有叶子,大片大片的连着,就像一条血河,仿佛空气也被染上了若有似无的血腥味。曼珠沙华没过女孩的膝盖,也遮挡住了一块小小的石碑,石碑旁有一只被扒了皮,血淋淋的死狐狸,融入血红的花丛里,不起眼得令人忽视。
女孩眼中一亮,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壮丽的景色,隐隐有些兴奋。女孩闭上眼睛,高兴地转起了圈,血红的裙摆绽开,黑色的头发凌乱,笑容张扬而肆意,宛若花中恶魔。
“啪啪啪” ,从开始就站在一旁的人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,又扬起那疏离而虚伪的笑容,“真好呢,宝贝儿,你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迷人。”走到女孩的身边,“她”伸手抚摸女孩苍白的脸蛋,指尖掠过人的耳垂。女孩也回握住“她”的手,送到嘴边轻吻。
“她”轻轻笑出声,歪过头,说:“接下来,一起陪她们玩游戏吧。”

『三』
空阔的废弃仓库里回荡着鞋跟踩地的声音。“啪嗒啪嗒”,女孩漫不经心地散步,手中的利刃泛着白光,尽管眼睛被一块白布蒙上,也能像黑猫一样在黑暗的环境里中逗弄自己的猎物,“快点跑哦,可不能再被我找到了。”
此时另一名正在狂奔的黑衣女,大口喘气,眼里满是惊恐,身上也有大大小小被划伤的口子,还在汩汩冒血。不知跑了多久,黑衣女也体力不支了,看见前面有个旧油桶堆,几个桶中间个不大的角落,容纳一个少女还是有点勉强,但迫人的恐惧让她硬是挤了进去。黑衣女抱膝坐着,右手捂住自己的嘴,生怕自己不小心发出一点声音。她一遍遍地安慰自己,没事的,冷静,一定要冷静,要找到出口,要活下去!绝对不能死在这里!黑衣女狠狠地咬了一口下嘴唇,逼迫自己冷静下来,但瑟瑟发抖的身体出卖了她心里的恐惧。
“啪嗒啪嗒……” 黑衣女突然听到了脚步声,她害怕得瞪大了眼睛,浑身僵住,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,竖起耳朵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又突然没了声响,看来是那人停了下来。沉默,对被捕者来说是心理上痛苦的折磨,心跳加速,大脑空白,即使缺氧黑衣女也愣是不敢呼吸。就在黑衣女以为自己要因大脑缺氧而晕倒的时候,脚步声又再次响起,越来越小声,昭示着主人的走远。黑衣女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,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后背已被冷汗浸透,她刚想起身去寻找出口,措不及防地看见面前垂着一缕黑发,那是女人的长发。再抬头,黑衣女看见了一张笑脸,那是女孩标准的微笑脸,看的她不寒而栗。
“找到你喽。”
女子的尖叫声在仓库里显得那么刺耳凄惨,黑衣女连滚带爬地起身,又开始了新的逃亡。可刚跑没多远,就被一个僵硬的不明物体给绊倒,跌坐在地上。黑衣女凭借微弱的亮光看清了身旁的物体,她终是崩溃了,双腿发软,脸色惨白,泪珠拼命往下掉——她看到了一具尸体,一具浑身是血,张着嘴死不瞑目的尸体,而尸体的身份正是黑衣女的同伴。
女孩一步步地逼近,黑衣女却先一步爬到女孩的面前,用力地对着女孩磕头,声音颤抖带上哭腔:“对不起!对不起!之前都是我的错!您大人不记小人过!我求求你,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!我保证再也不敢了!我不想死……”
女孩蹲下,脸上依旧是熟悉的微笑,眼睛被蒙上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,就只是静静地盯着黑衣女看,另一个当事人也充满期待地看着她。许久,女孩笑容渐渐扩大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黑衣女害怕,她仿佛看到了女孩的嘴角快要裂到耳根。
“不可以哦,我不能破坏游戏规则。”手起刀落,温热的鲜血喷洒在女孩脸上,蒙着的白布像是被纹上了朵朵红梅。女孩又补了几刀,直到身下的猎物没了生息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 突兀地笑声,是“她”出现了。“干得漂亮我的宝贝儿。”女孩站了起来,扯下带有血渍的白布,张开了双眼。
“所以,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了吗?”
很可惜,回应女孩的,是沉默。女孩也感受到了什么,笑容不复存在。

『四』
“你在骗我。”
“嗯。”
“你知道我爱你的。”
“你也知道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冷漠的声音刺破了女孩的耳膜,她像一只掉了线的木偶,无力地跪在地上。女孩从来都没有这么难受过,就算被校园暴力,就算被亲生父亲虐待,甚至是亲眼看见母亲死亡。
这里,怎么会这样痛。无意识地捂住胸口,蜷缩成一团,她听到了自己心脏停止跳动,而后碎成一片片的声音,她感觉到血液开始发凉,身体剧烈颤抖着,她的身体,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。被全世界抛弃,也不过如此。
女孩低着头,看不清神情。她用力地抓着脑袋,疯狂摇头,好像这样就可以把脑海中那些记忆全部甩掉。突然仰头,她用尽全部的力气,“啊”地呐喊,那声音里充满绝望,痛苦,以及生不如死。叫着叫着,她突然笑了,放声大笑,笑声一遍一遍被仓库四面的铁壁反射回来,听着有些可怖。
“呵呵呵呵,不行呐,要和我在一起哦。” 女孩向“她”踏出震抖不安的一步,手里紧紧握着那带血的利刃。“你只能属于我啊。”女孩扬起了刀,残留的血从刀沿上滑落,“她”不躲,任凭女孩把刀尖刺入自己的心脏,“不错吧?”没有回应,女孩将刀推得更深,“不错吧?”她又问了一遍,只看到倒在地上的人微微地笑着,鲜血从人嘴角滑出。女孩拎着“她”的领子,一口咬了上去,狠狠地撕扯着人的嘴唇,咬够了才舍得放开,鲜血盖住了她毫无血色的嘴唇。女孩留恋地舔了一圈嘴唇,像极了一个喝够鲜血的吸血鬼。
“你的血,真甜。”
女孩把已经没了呼吸的人平坦放在地面上 ,拔出刀,用手抹掉上面的血液,对着尸体的眼皮来回比划,然后毫不留情地割掉。她把刀扔到一旁,徒手挖出眼珠,鲜血沾满了手。女孩如获珍宝似把两颗眼珠捧在手上,学着“她”以前对自己做过的动作,用脸轻轻蹭着眼珠子,小声呢喃,“这样,你就会一直看着我了……你的眼里,只有我。”女孩又疯狂大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她就哭了。
“今天也明天也,一起玩游戏吧。”

『五』
女孩再次睁眼,看到的是洁白的天花板,浓重的消毒水味弥漫在鼻间。眨眨眼,迷茫了几秒,她最终确定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这时女护士推着医药车走了进来,看见女孩醒了十分高兴,赶忙叫着主治医生进来。医生是个中年男子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浑身上下散发着平易近人的气息。女孩呆呆地看着医生,眼里满是疑惑。医生检查完女孩的身体,确定她没什么大碍后才开始给女孩解释了起来。
原来女孩有很严重的人格分裂症,她分裂出了一个有犯罪倾向的人格。女孩的父母为了保证女儿和其他人的安全,拜托医生“消灭”另一个人格。于是医生使用药物使两个人格相遇,并且趁亚人格(“她”)还没有发觉自己的时候让主人格(女孩)杀死她,最后再唤醒女孩。女孩表示震惊,又觉得那里怪怪的,可说不上来。
“我的父母呢?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?我甚至,连我是谁都不知道……”女孩用怀疑的目光审视医生。而医生显然没想到女孩会问他这样的问题,他在心里思索,难不成是漏了什么重要步骤吗?医生沉默了一会儿,面不改色地问:“你不知道你是孤儿出身吗?”
女孩摇了摇头,医生故作叹息,“哎,看来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记忆也出现了问题……这样吧,你先好好休息,等你调养好自己的身体,我们再帮你解决这个问题。”说完,起身离开。离开时回头看了女孩一眼,眼镜片反着白光,随后他锁上了房间门。门外的医生和路过的护士对视了一眼,露出来意义不明的微笑。
医生离开后,女孩闭上眼睛慢慢消化刚才医生所讲的东西。真的是一场梦吗?
不一定哦。
心底突然有个声音响起来。女孩感受到了什么,掀开被子,看见了自己衣服上满是鲜血……以及,手里紧紧握着的两颗眼球。

END.